1. <fieldset id='1ad2f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1ad2f'><div id='1ad2f'><ins id='1ad2f'></ins></div></i>
    <ins id='1ad2f'></ins>
  2. <tr id='1ad2f'><strong id='1ad2f'></strong><small id='1ad2f'></small><button id='1ad2f'></button><li id='1ad2f'><noscript id='1ad2f'><big id='1ad2f'></big><dt id='1ad2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ad2f'><table id='1ad2f'><blockquote id='1ad2f'><tbody id='1ad2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ad2f'></u><kbd id='1ad2f'><kbd id='1ad2f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1ad2f'><strong id='1ad2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span id='1ad2f'></span>

        <acronym id='1ad2f'><em id='1ad2f'></em><td id='1ad2f'><div id='1ad2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ad2f'><big id='1ad2f'><big id='1ad2f'></big><legend id='1ad2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dl id='1ad2f'></dl>
        1. <i id='1ad2f'></i>

          原创

          戀上那個會畫素描的女生

          他和她是在大學認識的,彼此都是青澀的十八歲的青春年齡。他來自北方城市大連,而她的傢鄉在溫婉的南方城市南昌。那日,他滿頭大汗地從籃球場跑回宿舍要接一個傢裡打來的電話。在食堂的拐角

          05-27

          終生相守的橋

             一、炸不瞭的橋   哈裡斯是懷俄明州凱西市的一名建築工程師,一九九五年的夏天,凱西市要在郊區的比格霍恩河上修建

          05-27

          愛情故事

          一次同學聚會,同學們非讓我講個故事助助酒興。我雖身在官場,業餘時間舞文弄墨,勉強算本地“知名作傢”。盛情難卻,便給同學們講瞭個愛情故事。故事主人公是個男

          05-27

          5點45分的愛

          我是在第三次收拾畫夾準備回去的時候註意到她的。她站在離我不遠處的巖石上,不時地翹首向坡下張望著。初冬,漫山的黃櫨樹葉染紅瞭大半個天空,暮靄中,微風拂過山崗,火紅的黃櫨樹葉片片起

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小桃的愛情

          小桃,原本隻是小城裡一個普通的姑娘,算不上美女,但也絕對不醜。兩年前大學畢業,她就被他安排到一傢單位當瞭一名編外人員,主要負責打字和復印,工作倒是清閑得很,當然,工資也少得可憐

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揉碎的愛情

          阿蓮和小輝的父親年輕時一起當過兵,後來解放瞭,就一起移民來到這個村子,兩人的感情比親兄弟還要好,勤勤懇懇的小夥子在村裡很受好評,後來找瞭媳婦,再後來,就有瞭阿蓮和小輝,便給孩子

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拍來的幸福

          2013年11月11日,又是一個光棍節。三十八歲的周友根依然形影單吊,孑然一身。他站在宿舍門背面的鏡子前,仔細打量新理的雞冠頭,中間的頭發越來越稀疏,幾乎禿瞭頂。他心裡在犯嘀咕

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傷城—靜萱

          沒有你溫暖的懷抱,怎麼都感覺寒冷。沒有你溫情的話語,怎麼都感覺傷心,沒有你深情的呼喚,怎麼都感覺失落。第一次語文小測試,我陰差陽錯的考瞭班裡第二名,當老師念到我的名字和成績時,

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一路帶著傷心走過來

          那年,我10歲,小學六年級,那個年齡的我單純可愛天真活潑,坐在我前面的小女孩長得漂亮迷人,在我們那時候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喜歡,甚至是愛。每天上課一起,下課一起回傢,有時候她還來

          05-24

          比喜歡多一點點,離愛,還少一點點

          他和她,不過是小城裡兩個平凡的上班族,共同經營著一份平常的感情。他已經忘瞭最初是怎麼相識的,也忘瞭最初是怎麼走到一起並相愛的。說到“相愛”,他覺得用這兩

          05-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