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lqzn2'></ins>

<code id='lqzn2'><strong id='lqzn2'></strong></code>

  1. <tr id='lqzn2'><strong id='lqzn2'></strong><small id='lqzn2'></small><button id='lqzn2'></button><li id='lqzn2'><noscript id='lqzn2'><big id='lqzn2'></big><dt id='lqzn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qzn2'><table id='lqzn2'><blockquote id='lqzn2'><tbody id='lqzn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qzn2'></u><kbd id='lqzn2'><kbd id='lqzn2'></kbd></kbd>

      <i id='lqzn2'><div id='lqzn2'><ins id='lqzn2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lqzn2'><em id='lqzn2'></em><td id='lqzn2'><div id='lqzn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qzn2'><big id='lqzn2'><big id='lqzn2'></big><legend id='lqzn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span id='lqzn2'></span>

          <dl id='lqzn2'></dl>
          <i id='lqzn2'></i>

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lqzn2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暖男在手,天下我有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電腦屏幕上的提示框閃瞭一下,“磁盤格式化進度100%”。

          陸熙關瞭機,熟練地打開筆記本後蓋,換上瞭備份硬盤:“我幫你解除瞭電腦自主攻擊路由器的病毒,再發展下去,恐怕會把你所有的文件全變成亂碼。”他偏過頭對夏筱葵說道,“看起來像是人為的。”

          夏筱葵紮著高高的馬尾,表情僵硬瞭一秒,很快便露出瞭招牌式微笑:“辛苦啦!還好有你在!”她笑起來嘴角有兩個甜甜的梨渦,陸熙沒有直面她的目光,匆忙別過瞭頭,耳根微微發紅。

          晚上回到寢室,夏筱葵還是上不瞭網,網管檢查後發現她的線路在服務器上被人拔掉瞭。

          災禍接踵而至,惡作劇的恐怖玩偶,被盜的社交網賬號,來源未知的電腦病毒……如同越織越緊的網,每一天都勒得她難以呼吸。

          夏筱葵疲憊地蹲下身,用力揉瞭揉太陽穴,想起白天陸熙說過的話。

          “小葵,你真的打算就一直這樣嗎?”

          三生有幸,遇見你

          認識陸熙是大一開學一個月後的事。

          那天,夏筱葵第一次去上體育館開設的瑜伽課,她屏息凝氣,單腳支地,試圖把自己扭曲成一條美麗的麻花。可惜她的身體硬得像根金箍棒,一不當心沒控制好平衡,倒向瞭身側的同學。視野突然一團漆黑,他們雙雙摔在瞭地上。夏筱葵再次睜開眼,看到瞭一張漂亮得令人窒息的臉,長而密的睫毛下,琥珀色的眼眸清澈得望即透。

          她不禁直勾勾地盯著對方看,片刻後才發現瞭現狀的尷尬。

          “對不起,我沒意識到你是個男生!”

          她的聲音太大,引來瞭不少人側目。夏筱葵狼狽地爬起身,偷偷瞥見對方臉已經紅到瞭脖子根,不知是羞還是惱。

          教室有些擠,之後做動作時夏筱葵總會不當心打到男生的手。每次他都像觸電一樣反應很大,最後一回他為瞭躲避她伸來的手,猛地往右一偏,自己居然也摔瞭,安靜的教室裡頓時傳來陣陣不厚道的笑聲。

          下課後夏筱葵連連向他道歉,男生低頭垂下眼簾,一隻手緊張地摸著脖子:“沒關系。”

          他穿著幹凈的白襯衫,背脊直挺,身材頎長,宛如從日本漫畫中走出來的美少年。直到他走遠,夏筱葵還在回味他的名字,陸熙,熙既是太陽,聽起來就很溫暖。

          第二天,夏筱葵去食堂早飯窗口買蛋餅,摸索半天沒找到飯卡。她正愁該怎麼辦,一隻白凈的手從背後伸瞭過來,接著刷卡機發出瞭“嘟”的一聲響。夏筱葵回過頭,看見瞭陸熙清秀的臉。

          夏筱葵眨眨眼:“你的電話號碼是多少,我還你錢。”

          “不用瞭。”

          “那怎麼行?你別怕,我真不是搭訕……”見他要走,夏筱葵上前拉住瞭他的手腕,陸熙一個激靈,用力抽回手,卻被再次抓住,拉扯中他又滿臉通紅。

          夏筱葵停住動作,露出瞭被米飯噎住瞭般的表情:“陸熙你……有臉紅癥呀?”

          見對方窘迫地用手掌遮住半張臉,女生試圖補救:“不不不,我不是嘲笑你!反而覺得挺可愛的……”

          陸熙沒再理她,轉身逃難似的離開瞭。沒想到當天晚上,他在公共澡堂門口又遇到瞭這個大大咧咧的女生。

          “是我呀!我就是早上的那個蛋餅!”見他對自己毫無反應,夏筱葵邊說邊用手比畫瞭個圓,“遇到你太好瞭,能借我下浴卡嗎?”

          她閃著星星眼,拉住陸熙的胳膊來回晃,男生竟無法說出個“不”字。

          看著夏筱葵達到目的後一蹦一跳地走入澡堂,陸熙不禁彎起嘴角,她還真是個自來熟。

          身側傳來陌生人關切的詢問:“同學,你沒事吧?臉怎麼那麼紅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