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tvzhe'></span>

    1. <tr id='tvzhe'><strong id='tvzhe'></strong><small id='tvzhe'></small><button id='tvzhe'></button><li id='tvzhe'><noscript id='tvzhe'><big id='tvzhe'></big><dt id='tvzh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vzhe'><table id='tvzhe'><blockquote id='tvzhe'><tbody id='tvzh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vzhe'></u><kbd id='tvzhe'><kbd id='tvzhe'></kbd></kbd>
    2. <i id='tvzhe'></i>

    3. <ins id='tvzhe'></ins>
    4. <fieldset id='tvzhe'></fieldset>

      <code id='tvzhe'><strong id='tvzhe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tvzhe'><div id='tvzhe'><ins id='tvzhe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dl id='tvzhe'></dl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tvzhe'><em id='tvzhe'></em><td id='tvzhe'><div id='tvzh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vzhe'><big id='tvzhe'><big id='tvzhe'></big><legend id='tvzh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预告片

          鸚哥救主

          清末,遼南古城中有個姓沈的儒商,由於他識文斷字,經營有道,買賣紅火,一年到頭傢中衣食不愁,在當地也算得上殷實人傢。沈傢隻有一根獨苗兒,兒子叫沈玉福,長得文質彬彬。他從小除瞭熟讀

          05-27

          放棄你,隻因太愛你

          我與許志明相識於大一那年。某天中午在一次排隊領餐時,冒冒失失的我不記得把飯卡具體放哪瞭,慌亂中左右口袋摸索個遍也未曾找到飯卡的蹤跡。正當我手足無措時,排在我身後的陌生男孩輕輕拍

          05-27

          十指長甲,淡淡相思隨風起

          夜,靜幽幽的,清風吹過,拂亂瞭發絲習慣瞭一個人校園漫步,習慣瞭塞著耳機聽那些傷感的音樂,“...若生命直到這裡,從此沒有我,我會找個天使替我去愛你...&rdquo

          05-27

          似水流年的愛

          似水流年的愛花開花落,雲卷雲舒,風雲突變,異事橫空。繁華似錦,純白無暇,動蕩世間,安身何方?----題記幕起蕓蕓眾生之間,無人不想當神仙好長生不老,卻不知神仙之苦、之煩、之悶。

          05-27

          請新娘打自己3個耳光

          他在上海,她在臺北。兩人是通過網上一傢文友論壇認識的,那時,正是他感情受挫的時候,妻子離他而去,他的公司經營狀況又出現瞭問題,他的作品中,充滿瞭憂鬱;她是一傢網絡電臺的節目主持

          05-27

          我以為我努力他就會喜歡我

          嗯,我以為我努力他就會喜歡我,但是好像並不是這樣。 他比我高一級,是全年級第一,我特別普通,,大概就是全年級前50的位置。不知道為什麼我就開始關註他我記得一開始是運動會,他是安

          05-27

          生活會變,友情會變,唯獨愛情不變

          他和她是高中同學,他喜歡她已經很久。在畢業晚會離開時,他突然叫住她,往她手裡塞瞭一張字條就匆匆地走瞭。她好不容易平息"撲通"直跳的心,展開字條,是他的手機號

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你不知道雪人的心

          認識蘇更之前,我先知道瞭他的名字。總覺得他應該是35歲以上,一臉滄桑,而且不茍言笑。其實全然不是這麼回事。美院畢業之後,我被分到雜志社做企劃,蘇更就坐在我對面。我真的不敢相信,

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感人愛情故事:滿屋的太陽

          愛,是心中最耀眼的光芒那時,他還隻是一個非常普通的煤礦工人,經常要下到數百米深處采掘光明。煤礦的工作臟、苦、累,還有一定的危險。而那時的她,沒有固定的工作,每天主要是照料一傢老

          05-25

          一個人演出的相聚和離別

          16歲的時候,你心痛過嗎?慕尹荷痛過。她喜歡班裡一臉清涼、才思橫溢的顧軒。顧軒,一米八的個兒,套一件純白T恤。他走過慕尹荷的身邊,輕輕的,帶過細涼的風,慕尹荷會臉紅;上體育課,

          05-25